分類
都市小說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高齡巨星 蠢蠢凡愚QD-第九零八章:似是故人來(求月票!)熱推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为一群老粉找了两个好玩儿的代言,李世信便独自去了林麦琪的卧室。
这一段时间手机关机的消息,积攒下来的业务倒是不少。
不论是微信还是信息,都有好多个商演和代言的意向邀请。
虽然大部分都是一些二线品牌和公司看到现在老头的商业潜力,过来求合作的,不过李世信倒也丝毫没有怠慢,在开机之后甭管是有兴趣的还是没有兴趣的,都客客气气的一一给了回复。
抛去碰瓷来说,李世信还算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碰瓷是为了发展,这个没办法。但是发展到现在,自己已经有了些名气,就更要注重自身的一些东西。
俗话说做艺如做人,这话是没错的。
说一个艺人火了,可能有千百种方式方法,什么炒作啊,什么资本啊,什么运气啊……都有可能。
但是这个艺人能火个十年二十年,那肯定只有一个方式——把业务做好的同时,把人也做好了。
不然以娱乐圈这种放个屁都能给你放大到臭氧层程度的地方,不会做人的人,迟早有摔倒的那么一天。
早早晚晚的事儿,别管它现在怎么怎么火。
十几条信息发出去,时间就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
恰好一群老粉也已经聊的差不多了,李世信便招呼着林麦琪一起,离开了吴明家中。
此前这小丫头一直在吴明家里寄养,只有吴明去了景德镇那些天,孩子才跟着张明荣老人混了些日子。
甭管怎么说,血缘上是自己的外孙女,现在闲了下来,总把孩子放人家这也不太合适。
可是没成想,面对李世信的招揽,小丫头片子竟然一口回绝。
以跟李世信回家之后没人陪自己玩儿,在吴明家里有陈铂诗,苏叁叁,陈依依和安小小四个姐姐陪着为由,果断叛变。
想着自己呆两天肯定是要去京城,左右在家也呆不了几天,李世信也只好作罢,由了小丫头自己。
……
接下来的两天,李世信将工作室那面的一些杂事处理了一下。
李世信现在在华旗那面的地位特殊,说是签约艺人,但是自己手下还养着安小小,刘昕,华旗三小几个,有自己高度独立运作的工作室。可是要说他已经脱离了华旗这个系统,他还担任着影视公司的内容总监,并且每一部戏都是从华旗那面拿的投资,正式发行也依赖着华旗的渠道。
快到年底,再加上工作室已经放了假,张硕那面连同工作室的财务一起,已经将李世信工作室的年度报表给做了出来。
总体来说,工作室的运营情况还是不错的。
《那年那兔》,《只要爱》以及《奇怪的她》三个项目盈利情况都不错。只有没有任何赞助,也没有院线上映的《红盔》亏了三百多万。
不过相对于在《红盔》这部片子里,动漫后期工作室这面积累下来的经验来说,这三百万的学费倒是也值当。
唯独的短板,就是艺人盈利这一块。
去年全年,李世信给安小小,许戈,刘昕和华旗三小几个签约艺人发出去的薪酬一共是两千九百多万。
其中许戈是大头,这货原本在华旗那面的片酬就不低,合同关系转到工作室这边之后,执行的还是原来的待遇条件。
在合同关系转到工作室这边之后,出演并担任了三部片子的执行导演和主要角色,拿了一千二百多万的片酬。
而安小小那面,虽然没有实发到手,但是李世信也按照此前的打算,给这丫头的工资卡里存了七百万。
至于刘昕,这货和之前华旗的合同已经进入到最后一年。鉴于此前刘昕一直是雪藏状态,商业价值已经大打折扣,到了工作室这边签的是新合同。除了每年四百万的保底薪金外,三部片子里的配角片酬,一共给发了二百万不到。
华旗三小目前在工作室的艺人里工资垫底,三个人加起来不过二百多万。
薪酬方面,环比当下的娱乐圈薪金标准,其实都不高。
许戈虽然现在热度下滑,但是高低也是个二线明星。单纯做演员的话,放在其他公司,一年拿个两千三万还是轻轻松松。
而安小小以现在的知名度和条件,放在有实力的经纪公司妥妥一个顶流花旦,薪金至少要以亿为单位计算。
至于刘昕,现在凉了是不假。不过其实也并没有凉透,饶是被李世信几次摧残,被华旗雪藏了整一年,也不是一点粉丝都没有。之前被李世信搞了一波社会性死亡不假,不过只是在道德上受到了社会批判,被公司内部制裁,各大主流渠道其实并没有对他关闭。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高齡巨星-第九零八章:似是故人來(求月票!)看書
不到五百万的年薪,其实也就是刘昕已经被华旗那面给盘的没了心气儿。
肯运营的话,回到顶流当偶像不太可能,进入二线还是稳的。
只是这个运营,放在其他任何人那儿都不成。
不为了别的,只因为当初和李世信起的冲突,现在李世信的热度实在是太高了。
只有在信爷这儿,才有翻身的机会。
这一点李世信心里清楚,估计刘昕也能想明白。
华旗三小就不说了,目前还太幼。好苗子不假,可是可安小小智商E,自律F,其他属性都是S+不一样。这仨孩子在硬件和天赋上,李世信目前只能给评个B+。
需要不断的培养,修内功。
鉴于自家几个签约艺人的情况,这一年除了许戈和华旗三小之外,李世信都没让陈安堂联系什么代言和商演。
甚至于许戈的几个代言和出席的几次活动,还是华旗时期留下来的,不归工作室管。
安小小不适合让这丫头过早的沾染娱乐圈那一套,李世信想在手里再捂段时间。刘昕现在倒是能接到三流代言和商演,可是一旦自降身价从天顶上一下子钻进泥里,这人以后就算是废了。再没翻身的可能性。三小那边倒是有一些商演,但是工作室自己的渠道,大多都是公益性质的,没有什么进项。
在这种策略之下,整个工作室的艺人商业盈利几乎为零。
将工作室的收支情况了解了一下,李世信心里就有了底。
搞工作室的最初目的也不是赚钱,只是为了方便自己支棱。
只要是不赔钱,不需要自己赚钱往里填补,李世信就开心。
一月二十二号,李世信给财务和张硕也放了假。
又给守候在儿少中心一整年,又是当保安又是当万能工,已然将工作室当成了家的李大个子等人买了些过年用的东西,每人封了两千块钱的红包后,李世信便带着安小小一起,登上了前往京城的飞机。
经济舱里。
安小小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只露出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看着空姐正在整理行李架,小丫头就已经开始转起了眼睛。
仔细的端详了身旁几个坐在座位上,或收拾着随身物件,或打开手机进行起飞前最后一次通话的乘客一番,安小小失望的摇了摇头。
“师父,以你毒辣的眼光替小小看看,这些人哪一个像是能把飞机餐剩下的?”
面对安小小的问题,李世信摇了摇头。
“哪一个也不像。”
“小小也是这么认为呢。”
深深的点了点头,安小小果断的按下了呼叫键,叫来了空姐。
“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看着口罩似乎小一号,有些挡不住的那一张胖脸,空姐嫣然一笑。
安小小眉头一挑,摘下了口罩。在空姐惊艳的目光中,伸出白白嫩嫩的手指,一下就挑起了空姐的下巴。
探过身去,看着脸颊绯红的空姐,安小小压低了声音,用略带着些磁性的奶音,对着空姐的耳朵吹了口气。
“小姐姐,没有别的事。只是想问问你,今天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长得可真好看?”
“啊……”
面对安小小的挑逗,空姐刷的一下脸就红到了脖子根儿。
“还,还没……”
“那你长得可真好看。没别的事了,去忙吧。”
“谢,谢谢……”
在安小小霸道总裁般的邪笑中,空姐捂着脸逃也似的走开了。
一旁,李世信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套路?”
面对李世信“你怕不是个智障”的目光,安小小眉头一挑。
“我要让她在飞机起飞之前爱上我,这样一会儿我朝她要多几份飞机餐的时候,她就没有拒绝我的理由惹!”
老夫一巴掌打死你这个渣女得了!
就在李世信揉着太阳穴,想着如何才能在不犯法的情况下人道毁灭身边这个孽障的时候,刚刚走开的空姐又穿过长长的过道走了回来。
“你,你好……安小姐,李先生。这趟航班公务舱有空位,请,请跟我来。”
“哦豁?”
看着满脸红晕的空姐,安小小眼睛亮了。
再次压低了声音,她邪魅一笑,探过了身去、
“小姐姐,所以…….一会儿我也可以多要几分航空餐吗?”
“可,可以的。不过在那之前,李老师……您能帮我签个名吗?我特别喜欢您,您比作品里看起来精神多了。”
滴!
收到附加【崇拜】的喝彩值,566点!
哦豁?
将空姐那躲闪而羞涩的小脸看在眼里,李世信呵呵一笑,拍了拍一旁张大了小嘴,满脸挫败的安小小。
瞧见没?
你师父,到底还是你师父啊!
……
坐在免费升的公务舱里,李世信端着饮料拿出了手机。
将公务舱的环境和自己经济舱的票拍了个照片。
“人帅,有的时候真的很无奈。”
臭屁的编辑了一条动态,和照片一起po到了微博之中。
另一面。
京城,一个二进的四合院里。
“可曾记得起,欢喜伤悲老病生死。
说不上传奇……
恨台上卿卿,或台下我我。
不是我跟你……
俗尘渺渺天意茫茫,将你共我分开。
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
似是故人来……”
老式的唱片机里,一首梅艳芳的《似是故人来》格外婉转。
院子里的两棵梧桐树下,看着手机屏幕上特别关注的李世信微博,苏梅放下了手中的园艺剪刀。
“俞念恩!”
“唉!来了来了!怎么老婆大人?”
“穿衣服,走。”
穿着围裙,手上全是面粉,拎着根擀面杖的俞念恩眨了眨眼睛。
“去哪儿啊?”
“机场。”
“哈?”
扫了一眼疑惑的丈夫,苏梅将手机屏幕递了过去。
“世信又来京城了。”
“换什么衣服?走!”
拎着擀面杖,俞念恩随手拽起了一把车钥匙就冲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