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歷史小說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猛卒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兵圍洛陽(中)展示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形势的走向果然如肖万鼎等人所料,晋军在城外扎下四座大营,二十余万大军将洛阳城团团包围,与此同时,吏部侍郎独孤明仁带领数十名官员赶到了河南府,迅速接管河南府各县,安抚民众,减免税赋劳役。
而晋王郭宋也已从长安出发,前来洛阳统率最后的攻城之战。
晋军暂时不攻打洛阳城,使得城内紧张的气氛稍稍放缓,在肖万鼎的建议下,千牛卫开始挨家挨户搜刮粮食,无论高官还是平民,无论商人还是世家,无一例外地必须全部将粮食交出,当然,刘丰、肖万鼎以及其他权贵外戚也象征性地交了一点粮食出来。
在刘丰相国府旁边有一座小校场,现在改成了一座小军营,扎下上百顶大帐,这里便是刘丰相国内卫军的驻地,周飞和他的五百名手下便驻扎在这里。
这次周飞率众先一步潜入洛阳城,并不仅仅是为了里应外合,他还有一些特殊的任务要完成。
彭王李仅被朱泚立为天子,他禅让退位后,被朱泚带到了洛阳,李仅已经死了,但他的三个儿子还在洛阳,另外还有两个孙子,虽然他的三个儿子都已经公开写了退出宗室申明,但他们毕竟是在朱泚胁迫下写的申明,天下人并没有把他们申明当真。
李仅的嫡长子李镇被朱泚封为南阳郡王,校检礼部尚书,另外李仅还有两个庶子李钊和李铁,他们兄弟三人都住在积善坊一座三十亩的大宅内,朱泚还派了一队士兵以保护名义实施监视。
周飞接到晋王的其中一个任务便是以朱泚的名义除掉李仅的儿孙。
虽然应采和也能完成这个任务,但郭宋考虑再三,还是让朱泚背这个锅比较好。
大帐内,蒋敏对周飞和副将张远智道:“我们调查了快一个月,朱泚派驻的一队士兵被李镇买通了,现在大宅内只住着李镇和他的两个儿子,李钊和李铁早已经搬出去了,我们买通了里面的丫鬟,李钊和李铁前年就搬出去了,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他们很可能已经不在洛阳。”
周飞着实头大,如果李钊和李铁不在洛阳,这个任务就完不成了,他有些恼火问道:“朱泚难道一点都没有察觉吗?”
“也不是这样,李钊和李铁只是庶子,是李仅到洛阳后才生的两个儿子,本来地位就低,而且都还不到十岁,基本上没有什么存在感,朱泚并不关注这二人,他只关注李镇,然后李镇找了两个年纪差不多大的小乞丐,让他们冒充李钊和李铁,加上买通了看守,朱泚也就没有发现他们已被替换。”
周飞负手走了几步道:“在朱泚朝廷的官方档案中有记录吗?”
“有记录,相国府的官方档案中,大宅内住着他们三兄弟。”
“如果他们三人被杀,相国府会有记录吗?”周飞追问道。
“可以让杨密记录上去!”
蒋敏忽然明白周飞的意思了,“将军的意思是说,只要官方记录中李钊和李铁已死,即使他们将来他们冒出来,也可以说他们是假冒的。”
周飞点点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那队士兵可以调走吗?”周飞又问道。
“那队士兵是宫廷侍卫,调走他们需要王献忠的命令,不过我可以想想办法。”
“你是想伪造王献忠的命令?”
蒋敏摇摇头,“也不算伪造,就是真的命令,刘丰早就收买了王献忠身边的宦官,搞一份调令出来不难,现在是混乱时期,王献忠自顾不暇,也不会去求证这种小事情的真假。”
“什么时候可以做好?”周飞又问道。
“我估计明后天就可以!”
周飞点点头,“现在全城搜粮,我希望在这个行动结束前把任务完成!”
……….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兵圍洛陽(中)看書
朱泚的病情越来越重,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状态,勉强靠一点流食和药吊命,加上晋军围城,皇宫内也人心惶惶,各自盘算保命之策。
皇后肖氏整天抱着儿子哭哭啼啼,刘贵妃则冷眼旁观,王献忠控制了整个皇宫,王献忠贪财如命,他现在的心思并不在维护皇宫稳定,而是在绞尽脑汁怎么把朱泚内库的珍宝搞到自己手中。
他已经利用职权偷走了内库珍品房中的三十箱珠宝,藏匿在他自己的秘密金库内,但他还不满足,想把整个珍品房内的一百多箱珍宝全部偷空。
王献忠发愁的另一件事就是怎么把他十几年收刮的财宝运出去,王献忠是建州人,他就想把自己的财宝运回老家,他再隐姓埋名度过余生。
只是王献忠很多疑,他并不相信手下,尤其涉及自己钱财,所以他的财富迟迟没有送走,现在晋军围城,他就是想送走也来不及了。
王献忠心中焦虑万分,不过还是让他想到一个办法,他可以通过匿名把自己的财富存放在宝记柜坊中,就算城破,晋军也不会查抄宝记柜坊。
所以他这两天一直在忙这件事,大部分时间都不在皇宫。
刘丰买通的宦官叫做江春儿,是替王献忠整理书房的小宦官,王献忠身边有三个这样的小宦官,他们轮流当值,而且都不识字,王献忠也不怕重要情报泄露。
虽然江春儿不识字,但王献忠的调兵印长什么样子,放在哪里,他是知道的,李镇府上的监视士兵只有二十人,低于五十人,不需要调兵虎符,也不需要调兵令箭,直接一份调兵令就可以了。
调兵令是印制好的,现成的手令,上面只要填上调哪支军队,调去哪里就行了,然后盖上王献忠的调兵印章。
当天下午,江春儿收拾书房时,便偷了一份盖上印章的空白调兵令,交接后,他出宫把这份调兵令给了杨密。
刘丰是不会亲自去做这种小事情,和皇宫联系都是交给杨密,杨密进行形势分析后,直接把结果告诉刘丰便可。
当然,这件事也有风险,虽然这种二十人的小调动不会再去找王献忠核实,但就怕万一,一旦王献忠发现这份调令不是自己签发,在严厉拷打下,三个小宦官很有可能会交代,一步步追查下来,杨密就会暴露。
可如果前畏狼,后惧虎,那什么事情都做不成,万事皆有可能,所以什么事情都要讲概率,被发现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大概率不会被发现,那就果断去做。
如果是平时,王献忠很清闲,他或许会询问所有的调兵情况,但现在时局很乱,王献忠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他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下面的人也不会向他汇报这种二十人的小调动。
所以被发现的概率很小很小,退一万步说,就算发现了,也很有可能是外面有心人印制的假调令,能印制假调令,为什么还要冒险去偷真调令?
蒋敏的做事效率很高,次日一早,李镇府上的二十名士兵就被调去镇守皇宫的长乐门,现在每个地方都急需人手,他们的到来当然深受宫城守将的欢迎。
李镇年约四十余岁,是彭王李仅的嫡长子,也是唐肃宗李亨的孙子,在目前仅存的极少数李唐宗室中,他也是唯一有皇位继承权的皇族,他父亲虽然做了朱泚的伪帝,但和他无关,很多朝廷大臣和世家都熟悉他,知道他的精明能干,人品也不错,如果还要继续维持大唐社稷,他就是当仁不让的大唐天子。
郭宋是唐臣,他要取代唐朝,他首先就要跨过谋朝篡位这条道德底线,所以他默许南唐朝廷宦官专权的肆虐,允许朱泚长期称帝,这样的后果就是唐朝的威信一步步被荡涤殆尽,使得天下士人没有人再怀念唐朝了。
这样做还不够,还要形成一个唐朝已无皇族继承的死局,安禄山的屠杀,朱泚的屠杀,宦官宫乱时的屠杀,李唐皇族已经差不多消亡殆尽,原本长安的皇族子弟还剩五人,都是幼子,除了白痴小皇帝外,其他四个幼子都在五六年间先后夭折或者病逝。
岭南原本还有李偲一脉,但李偲没有生育子女,只有几个养子,李偲死后,他们都已经恢复了本姓,已和皇族无关,岭南一脉也绝了。
民间传闻中,李建成和李元吉还有子女在玄武门之变中幸存,生活在民间中,但内卫寻找了一年,都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其实就算找到,也没有任何官方依据,不认可就是了。
这种皇嗣断绝的局面在宋朝也出现过,北宋皇族被金人掳走,宋高宗赵构无子,他死后,赵光义一脉就断绝了,又不得不追本溯源,从赵匡胤的子孙中寻找继承者。
现在唐朝的继承人就只剩下彭王李仅这一脉了,尤其是李镇,他的存在对郭宋上位影响极大。
既然他们一直被朱泚所监视,那么按照惯例,朱泚临死前一定会杀掉李镇和他的儿子,这就是甩锅给朱泚最好机会,郭宋一直就在等这个时机。
李镇也明白这个危险,所以二十名士兵忽然撤离,他也立刻收拾细软,准备带着两个儿子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