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玄幻小說

妙趣橫生小說 溯源仙蹟 ptt-第六百六十二章 索命白綾,強者武昊分享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千开源瞪大双眼,吐血而亡。
见到曾经的前辈死在自己面前,说书先生面色并不好看,他知道这是前辈给他的警示。
提早放手,可他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活得越久,便越是想要活下去。
他不想就这么死掉,他不想死。
“千前辈,老朽已回不了头。”说罢,说书先生转身便走,此地不宜久留,千开源此次将他叫来,又何尝没有清除他这个毒瘤的打算。
同房间,千开源死了,凶手还能是空气不成?
说书先生走出房间,离开开源客栈,不理会客栈中传出的惊呼与怒吼,缓缓融入人群之中。
“前辈,你可能并不知道,仙迹功法,老朽已经参透五成,纵观真实世界,只要各仙门老祖不出场,老朽便无碍。”
有白绫从虚空中探出将开源客栈第三层彻底封锁。
这白绫不知何种材质所作,刀剑戟竟是无法毁坏丝毫,最终实在没办法了,有店员决定有火烧,可火攻也无甚作用。
索性白绫持续片刻就消失,众人急忙进入第三层,可是提前进去的人竟是全部昏迷在地,而老板的尸体却不翼而飞。
这种诡异无比的事情,直接把众人吓得傻了眼,究竟是那个仙门,这么丧尽天良,竟然敢抢开源客栈老板的尸体,难道不怕引得众怒吗?
开源客栈千开源是整个真实世界的宝贝,每一次大灾难或变故来临之前,他指出一条明路或解决方案。
千开源饱览群书、桃李天下,他的门徒弟子多不胜数,若是身死不说诸天同泣,但也差不了多少。
若是寿终正寝弟子门徒只会悲伤难过,并不会引发其他的什么变故。
但是开源客栈明确表明是被歹人所害,而当时强者明明都在守着,屋内只有千开源和说书先生陈书穹。
当感应到血腥味后,强者率先进入房间,那时千开源已经无声息,而陈书穹不知所踪,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而后来,强者刚刚传出消息,就被诡异白绫包围,彻底陷入昏迷,待醒来后竟然忘记了一天的记忆,再联想到尸体丢失,凶手直指说书先生陈书穹。
可是说书先生陈书穹已经消失,连同自己的徒弟都没了踪迹。
翌日。
某废弃道馆中,血色符箓贴的到处都是。
“武昊,你是师父最小的弟子,也是师父最疼爱的弟子,师父自知时日无多,徒留一身功力也无用,今日就把毕生修为都传授给你,得此功力后,你当行侠仗义,不可骄傲自满,忘却师父交给你做人的原则。”
少年唇红齿白的脸上满是激动神色,师父竟然对自己如此之好。
“师父,我一个人恐怕不能承受所有力量,不如我去把三师姐找来。”
武昊说着就要起身,但是师父却把他重新按了回去。
“武昊,师父说了,这件事情只能你一人知晓,碧玉、立夏已经提前出发去京都了,那里有我安排的后手,等到你融合我的功力后,凭借轻功自是能够追上碧玉她们。”
武昊一想到自己待会就会变成绝世强者,便激动的浑身发抖。
再想到能够在碧玉面前装大侠,甚至能够带着她一起飞檐走壁驰骋江湖,武昊就有点急迫起来了。
“师父,我准备好了。”武昊激动的都快坐不住了,哪里像是准备好的样子。
不过,这正和陈书穹的意。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溯源仙蹟 愛下-第六百六十二章 索命白綾,強者武昊鑒賞
陈书穹将十分之一的力量以极其柔和的方式灌入到武昊的体内,一种联系很快就形成了。
感受着输入体内的强大力量,感受着身体在慢慢的变强,武昊激动的心跳加速,有种要飞天的冲动。
“这只是师父十分之一的力量,还有十分之九,需要你彻底放松身体才能再次传输,不然会被你的意识阻挡。”
已经尝到甜头的武昊根本没有意识到师父话语中的漏洞,他已经兴奋的有些失去理智了。
“好,师父,你一定要把全部的力量都给我,不然可就浪费了。”
“一定,只要徒儿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绝对可以成为最年轻的绝顶高手。”
陈书穹露出慈祥的笑容,武昊的身体从小就被他用药液浸泡,每日膳食都是宝药补药。
现在毫不夸张的说,武昊的血液都可以解百毒,在他周围都不存在蚊虫之类。
毒物见了武昊都会来者不走,在它们的认知中,武昊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株宝药,需要守护的东西。
正因为有从小铸就的体魄,武昊在接收师父传来的力量时才没有什么感觉,这是陈书穹用天材地宝砸出来的体质。
“师父,我已经彻底放松身心了。”
“好。”
陈书穹双眼中神光爆射,脸上流露出了更加慈祥的笑容。
十分之五的力量传输了过去,同样传输过去的还有五分之二的意识。
武昊没有丝毫痛苦之色,因为他放松了身心,对身体的掌控直接将至冰点。
当然这毕竟还是他的身体,他即便在放松身心,都能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进入到他的体内。
“师父,我怎么感觉身体有点不受控制了。”
武昊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他本想握手成拳的,但反应便的迟钝了很多,似乎他的意识被什么东西阻隔了。
可是武昊一睁眼,正好看到师父老人家口吐鲜血,似乎要撑不住了。
“师父,你怎么了,可别吓我啊。”
武昊一着急,什么都忘了,他现在只想着师父身上还有功力没传给自己的呢,这可怎么行。
这些功力留着有什么用?
带入棺材里吗?
“我没事,现在听我的,把神念也敞开,我将最后十分之四力量传给你,我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本来武昊还在犹豫,敞开神念那就是坦诚相见,若是师父想要夺舍自己,那岂不就是轻而易举。
可转念一想,师父待自己这般好。
最关键的还是师父已经快死了, 神念必定已经腐朽不堪,夺舍自己有什么用?
死亡又不是仅仅肉身腐朽,连同精神也会腐朽的。
想至此处,武昊竟然还觉得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师父都这般待自己了,自己竟然还对师父有这般提防,实在不该!
“师父,我已经敞开神念。”武昊刚刚睁开双眼,就看到师父的双眼明亮的厉害,而且那亮光越来越近。
就在此刻,一道白绫遮住了武昊的眼睛。
紧接着武昊就感觉有更加充沛的力量涌入自己的体内。
明明已经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可是武昊却吓得脸都白了。
刚才那是夺舍吗?
师父竟然要夺舍自己,这是真的。
那刚刚自己感觉体内的不舒服,难道是师父的神念。
武昊并不傻,想通前因后果,立刻开始磨灭体内的神念。
但是令他惊恐的是,这神念虽然不是师父的主神念,但想磨灭竟是不可能的。
这神念似乎不朽!
想到这种可能,武昊都惊呆了。
真实世界哪有什么不朽,怎么师父的神念会不朽。
难道师父真的去过仙迹!
武昊现在已经没了得到力量的喜悦,他整个人都充满了师父神念的可怕。
被最信任的人背叛,那种心凉的感觉让武昊异常的冷静。
“徒儿乖!把白绫摘下来。”
这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听得武昊浑身都在颤抖,他已经不敢再有动作。
这哪里是师父,这分明就是索命的恶鬼。
现在武昊连说话都不敢,他生怕一张嘴,师父的神念就顺着他的嘴冲入他的体内。
忽然,又有数不尽的破空声, 浓郁的花香顿时在道观内弥散。
武昊不敢再睁眼,他只觉得自己周围突然出现了好多人,这些人似乎在嬉笑在玩耍。
然后他就听到了疑似师父的怒吼声,那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捂住,发不出来,听不真切。
越是听不清楚,武昊越是想要听听,可就在这时,耳边突然想起一道清幽的声音:“这里还有呢。”
武昊吓得就要起身逃命,可还没站起来呢,便突然觉得恶心无比。
呕……
强烈的干呕像极了有东西顺着喉咽钻进了肚子里。
武昊吐了一个昏天暗地,他感觉自己把昨晚的食物都吐出来了。
“放过我,我什么也没做过,我也是受害者。”
武昊一边吐一边说,结果到了最后,竟然浑身无力,昏了过去。
正午的光洒落点点炽热的光斑,知了叫,鸟儿休,偶有一阵风,还带着热浪。
少年腿脚一蹬,猛地瞪大了眼睛。
一拍地面,武昊直接飞了起来,冲破了道观屋顶,在天空中与太阳对望。
短暂的失神后,少年倒插葱栽入不远处的小溪中。
“我没死?我没被夺舍!我还活着!”
武昊从水里抬起头,满脸的兴奋与激动。
但是他还是检查了一下内在,强大的功力还在,师父的神念没了。
武昊激动飞来飞去,虽然过程惊险无比,但最后他还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浪了半天,冷静下来的武昊闻了闻自己的衣服,顿时干呕了起来,他好像在自己呕吐物里昏迷了半天。
衣服都馊了。
急忙脱了衣服,下水洗澡。
正巧,这是一道阴沉到极点的青年缓缓走来,这青年看上去并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是他却拿着一个棋盘,若是包起来背着或竖着抱也就罢了。
这青年竟然单手举着棋盘,棋盘上还摆满了黑白棋子。